2012-02-02
面对人生目标不妥协 人物简介:张梦耘,辽宁省沈阳东北育才高中毕业。2004年10月来日本留学,2005年通过京都大学建筑学部入学考试。2006年又一次参加留学生考试,通过东京大学药学部入学考试。四年后,2010年,他成功考取东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技术经营战略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现为名校志向塾大学院进学课程讲师。 张梦耘来日本的契机很简单,因为他就读的是著名的东北育才高中,学校与日本有合作项目,所以他与很多同学一样,很早就决定要去日本留学。在张梦耘的简历上有过两次在日本考大学的经历。张梦耘说,很多前辈都在东京大学,所以一开始就把东大当成第一目标+。除了东大以外,他当时还报考了九州大学的医学部、京都大学的建筑学部、名古屋大学的建筑学部。最终是京都大学和名古屋大学合格了,东大和九大落榜。京都大学也是屈指一数的名牌大学,所以发榜的时候张梦耘还是很高兴的,虽然东大落榜有点遗憾。进了京都大学,张梦耘住进了熊野寮,那是京大很有名的学生寮,也很便宜,但环境不大好,又破又旧。一看这个环境,他的心里就产生了落差,所以他开始萌生了再考一次东大的想法。表面看起来张梦耘想再考东大的想法只是想改善一下生活环境,其实不然,他谈起当初的心境:“在很多人看来,也许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其实更深层次的想法还是没有考上东大的遗憾,一直有一种不甘心的念头。在熊野寮的生活让我这种不甘心越来越强烈,最终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妥协,因为有了第一次的妥协,就肯定会有接下来的一系列妥协。现在回想,可能当时有些幼稚,但也可以说,就是那股幼稚促使我下定了再考东大的决心。”到了2005年8月的时候,暑假里张梦耘回了一趟国,征求了父母的意见,获得了父母的支持。10月份回到日本以后,他就开始重新拿出书本,再次准备参加留学考试,就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张梦耘取得了747分的高分,是当年理科的第二名。考东大时,张梦耘换了学科,他报考的是东大的药学部。他当时的想法是,家人都是在药学领域里工作,也希望自己能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来日本留学之后,爷爷因为胃癌去世,父母怕影响他考大学的心情,一直没有告诉他,直到他考上大学后回国探亲才知道。这件事对他触动挺大,张梦耘第一次觉得医药这个领域能对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更有学习的意义。京大的经历也许成为他打动面试老师的优势,考上京大,第二年再考东大的人并不多。那一年药学部只有他一个人合格。考上东大给张梦耘的生活带来了三个变化。他说,首先当然是生活环境改变了,东京是国际化大都市,很多人觉得到了东京才算真正到了日本,东京确实比京都繁华得多,生活节奏也快了很多,每天都有一种繁忙的感觉。其次是关东和关西的生活也不同,关东人比较死板,而关西人比较不拘小节,更有幽默感。打个比方,京大的同学很像日本娱乐搞笑艺人,在东大的同学则更像官僚。还有就是学科改变了,药学更加严谨,因为关系到人命,而建筑虽然也需要严谨,但药学的学究气更重一些,很多同学都不太爱说话。张梦耘把东大和京大两所名校的风气做了个比较,他说:“京都大学就像它宣传的那样,非常自由,给我的感觉更像一个夏令营。在京大,所有人都会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去学一些东西。而东大更像一个军队,大家都按部就班地干自己的事情,学习的目的也都很明确。”在大学院里,每年有一次海外研修,是学生与海外的公司联系,去参观其内部。2010年,张梦耘和伙伴们就联系了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以及资生堂的中国分公司等,还去了一趟上海世博会。进入大学院,张梦耘的专业又一次改变,学的是技术经营战略。张梦耘说:“在学部的时候,我在一个证券公司实习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我感到商业界要比学术界更来得实际,更有挑战性,也更适合自己的性格。其实,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已经取得了几个制药公司的录用内定,但最终我感觉还是应该多学点东西,所以就报考了现在的大学院。东大的技术经营大学院相当于理科的MBA,把技术作为一个工具,追求经济上的价值。在技术和经济两方面都有涉猎,比较适合我这种半道出家想改学经济专业的人。”东京大学大学院技术经营战略学是最热门的专业之一,考试难度大。张梦耘记得笔试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数学和逻辑题,考查学生的逻辑思考能力。第二部分是英语,题型类似托福考试题目,考查学生的语言能力。第三部分是小论文,是测试学生的写作能力。当然笔试之后还有面试。他在大学院的研究主攻方向是日本企业的国际化,例如索尼如何在国际市场上挑战苹果公司等。他的毕业论文方向是能源方面问题。说起在日本打工的体会,张梦耘说感受最深的是日本人做事非常讲究责任感,也不认为有什么职业是卑微的,哪怕你是一个小料理店的打杂,工作是洗碗,你也有责任把碗洗干净。张梦耘说,在日本,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关系非常重要。这是他感受最深的地方。谈到毕业后的抱负,张梦耘说:“记得上届前辈毕业的时候,东大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说过一句话,作为东大的毕业生,社会都对你们抱有厚望,你们不应该视此为包袱,而是应该有相对的能力。而我,不仅仅有日本这个社会的期待,还有中国的亲人们、朋友们对我的期待,我至少要让这些关心过我的人、支持过我的人满意,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当然,这个概念非常大,说到具体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今后的工作。”对即将来日本留学的后辈们,张梦耘提出这样的忠言:“在决定考什么大学的战略层面上,应该相信自己;在如何考大学的战术层面上,应该更加谦虚。很多人不敢去挑战名校,觉得自己在中国学得不太好,考上名校不可能。但是,人之所以要学习,就是给自己更多的可能性。所以完全可以把考大学的目标定得更高一些,这样才有前进的动力——这是对自己有信心;而在怎么考大学这个战术层面上,必须要谦虚,要知道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多请教前辈,踏踏实实弥补差距和不足。我一直觉得,日本是一个很公平的社会,只要你付出了努力,必定会有好的回报。”
2012-02-02
——访千叶大学留学生蒋世奇  人物简介:蒋世奇,江苏无锡人。2006年高中毕业之后来日本淑德日本语学校留学,2008年考上千叶大学应用化学科,2011年通过就职活动内定日本丰田通商商社,预定2012年4月毕业。     本报特约记者 葛伟 记者:您好,蒋世奇同学,请做个自我介绍。蒋世奇:我于2008年合格了千叶大学应用化学学科,现在是大四的学生,即将毕业,目前就职暂定丰田通商商社。记者:您是哪一年来日本?当年为什么想到日本来留学呢?蒋世奇:我是2006年的4月1日来的日本。我当时来日本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父亲就职于一家国内的化工涂料公司,这家公司一直有和日本的合作,我父亲也经常参与到和日本的合作项目,学过一些日语,受这个影响日本让我感觉比较亲近。二是我高三的时候几个很好的朋友都去了日本留学,从而让我也有了去日本见识的想法。因此,高中毕业之后就决定去日本留学了。记者:去了哪个日本语学校?蒋世奇:我去的是东京都板桥区的淑德日本语学校。记者:为什么选择这个学校作为留学日本的第一站呢?蒋世奇:这是已经去日本留学的同学妈妈给我推荐的,她告诉我这所学校不错,自己孩子挺满意。位置在东京都内很靠近市中心,老师很热心。大学下属的语言学校,环境也很不错。特别是宿舍条件很让我满意,所以我就选择了这所语言学校。记者:咱们在来日本之前都会想象日本的样子,到了日本看到实际情况一般多少会有一些不同。您到了日本之后感觉现实中的日本和想象中的有什么不同么?蒋世奇:刚来日本的时候还是有点差别的,特别是坐电车的时候日本的电车特别安静,和国内的地铁火车感觉完全不一样,这点让我非常惊讶。还有就是服务行业的态度,这我想每一个第一次到日本的中国人都会有类似的感受。记者:既然到日本来留学,肯定第一目标就是要考上大学了,您刚来日本时考虑过考什么样的大学吗?蒋世奇:当时就是想考一个国公立大学,因为国公立大学相对便宜一些,这样可以给家里减轻不少负担。记者:来日本第一年就参加留学试验了?蒋世奇:是的,我是4月生,赶不上6月份的留考报名,所以我第一留考参加的是11月份的。结果成绩不是太理想,总分只有400多分的留考成绩。记者:这个成绩要去国公立大学好像有点困难。蒋世奇:当时我也知道自己一年就考上国公立大学有点不现实了,因为我们语言学校只有1年和1年半的课程,我就和语言学校校长商量,又让我留了一年。记者:您觉得第一次留考考的不太理想,主要是什么原因?蒋世奇:主要还是在日语方面,我的理科成绩并不算很差,但日语因为来日本的时间不太长,之前又没有特别准备过,所以日语非常不理想。为此我在第二年里主要在日语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记者:您后来又考了几次留考?分别是多少分?蒋世奇:我第二年只考了11月份的留考。主要是在6月份的时候我感觉准备还不是太充分,我反正只想考国公立大学,考试都很靠后,有没有6月的留考成绩也不是太重要,所以我全力以赴准备了11月份的考试,考了590多分。记者:在2007年的这个成绩也算不错了,那年你拿这个成绩报考了哪几所大学?蒋世奇:我报考了东北大学、千叶大学、东京海洋大学、前桥工科大学、还有一所私立的武藏野工业大学(现在改名为东京都市大学)。记者:那结果如何呢?蒋世奇:除了东北大学以外,全部都合格了。记者:合格3个国公立大学和一个私立大学,算是非常好的成绩了。您还记得当时是怎么考的么?蒋世奇:我考的都是应用化学科,除了前桥工科大学以外都是只有面试没有笔试。前桥工科大学的笔试也是在面试中的,给我了5道题让我在黑板上写下运算过程,然后口述我的做题思路。记者:面试这些学校都有吧?面试都问了些什么问题呢?蒋世奇:面试的问题都很普通:为什么来日本?为什么要报考我们学校?进入大学以后有什么打算?一开始面试也许还有点紧张,几个大学面试下来就习惯了。记者:我听说您在第二年为了能考进好大学去上了名校志向塾?蒋世奇:是的,是我在一次参加大学说明会的时候拿到了名校志向塾的传单,当时就想去听听塾对考学能有多大帮助。于是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了名校志向塾听课,试听了一下感觉还不错,就在塾里参加了数理化的补习。我感觉塾对我的帮助还是挺大的,所以我才能有这样的合格成绩。记者:您合格了这几个大学,为什么选择去千叶大学呢?蒋世奇:因为千叶大学在自己合格的这几所大学里是排名最高的,有段时间我犹豫是不是要去东京海洋大学,因为东京海洋大学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就在品川。但考虑到自己还是想学化学专业,千叶大学在这个领域要比东京海洋大学更有名,毕业以后的就职也更有优势,最终还是选择了千叶大学。记者:您能说一下理科生的大学生活么?蒋世奇:其他大学我不是非常清楚,至少在我们大学理科生是要比文科生辛苦很多的。尤其大三大四的时候每天都要做实验,做完以后还要写报告,我们化学专业的实验尤其多。所以理科生的大学生活基本上就是好好学习拿奖学金,拿不到奖学金的就只能让家里多支持了。像文科生那样可以打工挣出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的很少,生活也不像文科生那样丰富。记者:也就是说虽然国立大学理工科是比私立大学要便宜很多的,但即使是这样国立大学的理工科学生也很难做到自给自足,因为学业非常繁重,可以这么理解么?蒋世奇:是的,可以这么说。记者:那在大学里你有没有参加其他活动?蒋世奇:大学时代我主要参加的活动有两个:一个是千叶大学的国际学生交流会,主要是促进千叶大学的留学生和日本学生的交流活动,我在这个社团里做了两年。另一个就是名校志向塾的工作,我考上大学后作为塾的毕业生参加了和后辈的交流活动,并且就作为塾的文科组咨询负责人留下来了,算是自己的一份打工,一直工作到毕业前。记者:除了名校志向塾的这份工作以外您还打过别的工么?蒋世奇:我还打过便利店和超市的工,不过都是在大一和大二学业压力相对不算太大的时候,并且也只是周末时间。到了大三基本上就没有在外面打工了,只有周末到塾给留学生咨询指导考大学这一份工作。记者:我听说您现在就职已经定下来了,是定在日本一家著名商社里,以后基本上要做文职类的工作,在我印象中一般理科生很多都会去念大学院,或者就职去研究所之类的,能和我们说一下为什么理工科的学生最终选择文职呢?这样不是太可惜了么?蒋世奇:这也是有3个原因的。一个是我自己因为大学时代一直在塾里担当咨询工作,也算是一直在做营业。这让我对商业和销售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这是我决定就职商社的第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商社的工作并不只是单纯的买卖东西而已,日本的大商社设计的范围非常广,比如商社的化工部门、钢铁部门、食品部门等都需要相应的专业知识,在这方面反而是理科生更加有优势,上手更快。我内定的公司也是日本7所综合商社之一,有各种各样的商品,所以我认为理科生进商社并不是浪费,而是能够很大程度用上自己大学时代所学的理科知识的。最后的一个原因应该是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很喜欢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般理工科的研究职不太适合我,这也是我就职商社的重要原因吧。记者:您是怎么进行就职活动的么?蒋世奇:一开始就是和大部分日本学生一样,参加说明会,写简历什么的,算是随大流,大家去哪里听说明会我也就去哪里。几次跑下来非常累,情报是收集了很多,但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样混混沌沌忙就职活动2个多月,到了2月份,开始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为什么要就职,到底想去什么样的公司,做什么样的工作。这也是就职活动必须要做的自我分析,最后我还是决定把目标定在营业职,当然,最好是商社。我总共投了50多所公司的简历,参加了20多所公司的面试,最终合格了三家公司。记者:有多少家公司让你进入了最终面试阶段?蒋世奇:7家公司。记者:成功率很高。您还记得最终定下来的这家商社的一些面试问题么?蒋世奇:我拿到内定一共有三次面试,第一次是人事部的面试,问的问题也很简单:大学里面干了些什么?这些事情对我今后的人生有什么影响?是好的还是坏的,好在什么地方坏在什么地方?主要目的是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第二轮面试的面试官是一个普通社员,他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进我们公司?进公司想做什么?理由是什么?主要目的是了解我为什么要进这家公司。第三轮面试是4对1,面试官是部长、役员级别了。问的问题倒是很普通,记忆深刻的是:你作为中国人以后是否有回国发展的打算,为什么想在日本工作,如果在日本工作你打算干多长时间等问题。记者:这个商社今年只有您一位中国人入社,您能说说日本公司想要什么样的外国人呢?蒋世奇:我在后来的公司新人欢迎会上也问过给我最终面试的役员,为什么最终会选择我。他给我的回答是因为我的想法和回答方式都很日本式,给他的感觉更接近日本人,有共鸣感,所以才选择了我。所以我觉得如果想进日本大公司的话不要太突出“自己是外国人”这种意识,而是应该用日本的思想和方式去思考问题,大企业都趋向保守,即使采用了外国人也希望能采用和日本人一样的外国人的。我认识其他日本大公司的中国人,很多也都是从小在日本长大,上过小学中学,想法很接近日本文化和习惯的中国人。记者:也就是说去日本公司面试,日本公司重视的与其说是这个人的能力,倒不如更看重这个人是不是能融入日本的社会环境?蒋世奇:是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记者:您现在大四即将毕业,谈谈您今后的人生规划是怎么样?蒋世奇:太长远的打算也没有,我想尽量在3年之后争取到海外派遣的机会,利用这样的机会了解一下海外市场的情况,5年以后能在公司更进一步,上升到更高级别的公司社员,再长远的计划也没考虑那么多了。如果这家公司能给我在中国国内施展的机会的话,我想我会有更长远的打算。记者:您的经历——从语言学校到国立名校,再到日本知名公司就职。应该说这是大多数留学生都希望走的一条路。您的留学经历算是很成功的,您能说说如果想有一个成功的留学经历的话,在来日本之前,包括来之日本之后应该做哪些准备呢?蒋世奇:首先,自然是要走好第一步,我在淑德语言学校的时候学校老师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所以我的日语基础非常扎实,对我今后考大学和日本人交流帮助很大。语言学校的这段时间非常重要,留学生要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学日语和考大学这两件人生大事,必须合理的安排自己的时间。而且一个普通大学和一个名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对今后的人生也会有重大影响,所以大家应该在这一年里努力考上一个日本一流名校。进了大学以后,就要多参加一些活动,多和日本人交流,而不是忙着打工。尽量融入日本社会,了解日本人的想法,今后在就职的时候会有很大帮助的。 
2012-02-02
日语水平低,能进名校志向塾学习吗?问:老师,您好!我是今年1月刚来日本的留学生,现在在日语学校学习,我们学校去年来日本的留学生有的已经在名校志向塾学习了。说实话,我现在的日语水平不高,申请来日本留学前日语才过了JTEST的F级,看过一期学校里的留学试验往年题目,有好多生词都看不懂,但我很想尽快提高日语水平,目标明年3月能够考上理想的大学。我这样的情况上名校志向塾合适吗?(照片版权属名校志向塾所有,请勿转载)答:您好,名校志向塾根据学生日语水平不同,进行分层次教学,所以你不必担心因日语水平低而跟不上教学进度,许多学生刚进塾时先在基础班努力学习,巩固基本知识后便能进入上级班进行强化学习。实际上,很多学生来塾前,日语也仅为基础水平。塾的课程以学生为本,无论是新接触留考的新手,还是已有过考试经验的老生,都能在名校志向塾找到合适自己的学习进度和学习方式。来日新生经过在名校志向塾的系统的学习以及自身的努力,不久后在留学考试、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顺利合格名牌大学的例子不在少数。现在已有相当多的留学生刚来日本就很快报名名校志向塾的课程并开始听课了。这些学生们在日本语学校学习日语的同时,也在课外学习塾的课程,而塾的上课时间是周六、周日和平日的下午6点以后,与语言学校的课时没有冲突。在日语学校的学习作为基础固然重要,而名校志向塾也设有为进学做准备的日语基础强化课程,以此帮助学生快速提高日语的实际应用能力,短时间内达到应试水平。对学生来说,在基础和应试两方面双管齐下学习日语,迅速提高日语成绩并不难。像您这样2012年1月来日以及2011年4月、7月、10月来日的留学生因签证的期限限制,不得不在2013年3月前合格大学,从语言学校毕业。所以进学准备时间相对来说是较短的。建议您参加今年的两次留学试验(最近将开始报名),对于去年已有过留考经验的同学来说,如果今年6月留考能考出好成绩,对报考大学将十分有利。对于正在加紧复习中的新生来说,6月留考也是一次尝试,即使万一没发挥出全部实力,也可继续努力,在11月留考中力挽狂澜,取得好成绩。除此之外,眼下在奋力提高日语的同时,也要尽快为留考的其他重要科目做好复习迎考准备,在日本考大学所需的英语、数学、文科综合以及理科生的理化等也相当重要,不容忽视。名校志向塾设有全套相关的应试课程,欢迎您来校或来电咨询。
2012-02-01
答:您好,名校志向塾根据学生日语水平不同,进行分层次教学,所以你不必担心因日语水平低而跟不上教学进度,许多学生刚进塾时先在基础班努力学习,巩固基本知识后便能进入上级班进行强化学习。实际上,很多学生来塾前,日语也仅为基础水平。塾的课程以学生为本,无论是新接触留考的新手,还是已有过考试经验的老生,都能在名校志向塾找到合适自己的学习进度和学习方式。来日新生经过在名校志向塾的系统的学习以及自身的努力,不久后在留学考试、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顺利合格名牌大学的例子不在少数。现在已有相当多的留学生刚来日本就很快报名名校志向塾的课程并开始听课了。这些学生们在日本语学校学习日语的同时,也在课外学习塾的课程,而塾的上课时间是周六、周日和平日的下午6点以后,与语言学校的课时没有冲突。在日语学校的学习作为基础固然重要,而名校志向塾也设有为进学做准备的日语基础强化课程,以此帮助学生快速提高日语的实际应用能力,短时间内达到应试水平。对学生来说,在基础和应试两方面双管齐下学习日语,迅速提高日语成绩并不难。像您这样2012年1月来日以及2011年4月、7月、10月来日的留学生因签证的期限限制,不得不在2013年3月前合格大学,从语言学校毕业。所以进学准备时间相对来说是较短的。建议您参加今年的两次留学试验(最近将开始报名),对于去年已有过留考经验的同学来说,如果今年6月留考能考出好成绩,对报考大学将十分有利。对于正在加紧复习中的新生来说,6月留考也是一次尝试,即使万一没发挥出全部实力,也可继续努力,在11月留考中力挽狂澜,取得好成绩。除此之外,眼下在奋力提高日语的同时,也要尽快为留考的其他重要科目做好复习迎考准备,在日本考大学所需的英语、数学、文科综合以及理科生的理化等也相当重要,不容忽视。名校志向塾设有全套相关的应试课程,欢迎您来校或来电咨询。 课程信息 日语基础班每周二/周四 18:00至22:00(共22次)1期:2011年11月22日-2012年2月9日2期:2012年4月3日-2012年6月14日3期:2012年7月10日-2012年9月20日英语基础•托业班每周一/周三/周五 18:00至22:002011年12月19日至 2012年3月5日文科入门课程每周六 13:00-17:002012年1月28日-2012年3月17日理科入门课程每周六 10:00-14:002011年12月10日-2012年3月10日欢迎咨询,欢迎有兴趣的同学前来免费试听。
2012-02-01
用心体验生活的美好人物简介:张影秋,辽宁省沈阳市人,曾就读于东北育才学校。2006年10月来日留学。2007年4月入学东京大学经济学部。2010年9月,通过东京大学大学院经营工学专业的入学考试。现为名校志向塾综合科目讲师。 张影秋中学就读于东北育才中学的日语班,中学阶段加起来学了6年日语。学校与关西日本语学校有一个留学合作项目,参加这个项目的学生在毕业后都可以直接到日本留学,她就是通过这个合作项目来到日本的。当年考上东北育才学校的时候她之所以选择学习日语,因为考虑到自己虽然学日语但也不会放弃英语,而是多学了一门语言。东北育才学校和一般的外国语学校没有什么不同,平时上课的内容也和普通高中一样,学校的课程中并没有专门针对日本大学入学考试的课程。参加了留学项目的学生也只是在高三下学期才开始准备日本大学的入学考试,前后算起来只有半年而已。当时用的复习资料就是学校的老毕业生们留下来的日本高中课本。同时,学校还主张学生不要放弃英语的学习,保证小语种和英语齐头并进,学校在课程设置方面甚至加大了英语的教学力度,比如初一学习的内容相当于普通中学初三年级的水平,所以学生的英语都不差。此外,一般外语学校的课程基本以文科为主,而东北育才则是文理科兼具,与普通高中一样,在高二才分科,张影秋虽然后来在大学读的是文科,但在高二之前一直学物理化学。这也在后来她参加日本的大学考试时帮了不少忙,不用专门准备什么,只要简单地针对日本的考试形式练习就可以了。因此,很多从东北育才学校到日本来留学的学生都能考上日本一流大学,这是他们学习综合科目的能力比较强的缘故。到了高三,张影秋就开始准备日本的留学考试了。她向老师借来了日本的教科书复印了自己看。到了日本以后准备留考以及大学考试,张影秋就是看带来的书和笔记。张影秋是10月来日本的,而留考是11月中旬,只有1个月的时间复习。张影秋当时留考分数740分多分,在关西日本语学校是第一名。张影秋考了三所大学:京都大学、一桥大学、东京大学,都是经济学部,都合格了。张影秋觉得经济是文科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专业。她虽然学文科,但对数字、图表等非常感兴趣,经济专业这方面内容比较多,此外她认为这一专业以后就职的范围也很广。虽然成绩不错,考大学也很顺利,但张影秋还是做了很多准备。在留考结束和考大学之前的两个月时间里,她一个星期要看20多本经济类书籍,几乎把周围图书馆里所有经济类的书都看遍了,很多图书馆里没有的书,她还请管理员帮忙从别的图书馆调过来。因为有这段时间的苦读,她把经济、经营、贸易等方面的基本概念知识都掌握,所以考大学才很顺利。张影秋说,一个星期20本书,当然不是逐字逐句地看,经济书籍里很多知识点是相同的,遇到已经掌握的知识点或完全不感兴趣的地方就跳过去,快的时候一天可以看两三本书。张影秋面试京都大学的时候,老师问起,为什么你们东北育才的学生来日本考大学的这么多?京大老师经常会问东北育才的学生,如果两所大学都考上的话还会不会来京大?一般人当然都会当场回答肯定上京大,面试老师就会再接上一句:去年你的前辈也是这样回答的,但最后去了东京大学,你不会这样吧?张影秋说:“我当时也未能免俗,和大家回答的一样。东京大学合格了之后,给京大的老师写了一封道歉信,表示自己考上东京大学了,虽然很想来京大,但是为了以后的人生还是选择了东京大学,希望老师能谅解。”东京大学的课程设置和一般大学不同,就是大一大二统称教养学部,到了大三才开始分专业。也就是说这两年是主修基础的教养,专业知识涉及得较少。刚开始她还担心如果只有两年时间学习专业课程,会不会比其他大学的学生专业知识掌握得少。但后来发现专业知识是否掌握牢靠,主要还是看一些基础能力,比如数学、英语等。和其他大学同专业的学生接触,张影秋觉得自己在专业知识方面并不比他们少,甚至还更多一点,这应该归功于大一大二基础知识打得好,到了大三大四接受专业知识的时候就会快得多。而且,大一大二这两年也可以让学生们多考虑一下自己是否适合这个专业,因为很多学生考大学的时候并不一定明确自己想学什么,通过这两年的教养学习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各个学科的内容,很多东大学生就是在这两年里改了专业。张影秋大学时代确实不用像中学时代那样拼命学习了,她打了不少工,在饭店、办公室、便利店等都干过。大二的时候她参加了一个世界慈善组织的志愿者活动,这个组织希望她暑假能到第三世界国家当小学老师。她想只当自己去免费旅游,也可以去看看另一个世界,就答应了,在非洲的肯尼亚呆了一个多月。这段经历在留学生中比较少见,2008年3月,张影秋先坐飞机到了肯尼亚首都,然后坐高速巴士到了一个稍小一点的城市,然后再改乘小巴士到了更小的镇上,从这个镇再走40分钟到了要教书的小村庄。这个村庄大人也就30多人,很落后,没有水没有电,当地有一个小学校,学生从1年级到8年级都有,她就在这个小学校里当老师。肯尼亚是英语国家,英语可以通用,所以张影秋和孩子们交流没有什么问题。生活方面因为没水没电刚开始有点不适应,可能她的适应能力不错,过了两天也就完全适应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起床,太阳下山就基本上该睡觉了,用接的雨水洗澡洗脸感觉倒也觉得挺新奇。张影秋说:“虽然从我们的立场来看,他们落后而且贫穷。但是我和他们接触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他们因为生活贫穷而苦恼。相反,他们生活得很快乐,每周他们都会去当地的小教堂唱歌跳舞,平时也是笑容满面。我听到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活真美好’。我在那里一个月得到他们不少照顾,村里没有什么特产,他们种的农作物是玉米和南瓜,还有就是一些野菜,勉强可以填饱肚子。这里吃的主要是一种用玉米面熬出来的食物,加了野菜,所以比较苦。村长太太怕我不能适应就说:‘如果你真的吃不下去我给你加一个柿子,这样可以去去苦味’,在当地,柿子是奢侈品,只有有钱人才能吃得起。在非洲,我感受到了人情。以后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要像他们一样用心体验生活的美好。”大学毕业后,张影秋选择考大学院,她还是想学理,她学经济和金融的时候,认为必须掌握工科的知识才能有所突破。所以她决定去考很热门的东京大学大学院的经营工学和金融工学。张影秋希望大学院毕业后,进入日本的证券会社或投资银行工作,在更高的舞台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许在若干年以后,成为一流金融企业一员的她还记得,自己曾经是非洲的一个小村庄里的小学老师,那样的生活真美好。 
2012-01-28
人物简介:朱玮,出身上海,2007年6月毕业于复旦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专业,进入上海惠普公司工作,部门是对日开发,作为软件工程师, 2008年和2009年两次被派遣到日本的大型软件公司工作。2010年4月来日留学,10月入学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理工学研究科,就学浅见/川原研究室。2012年9月毕业。就职已经内定NTT东日本,将从2013年4月开始进入会社工作。名校志向塾大学院进学课程讲师。 体验日本工薪族的生活 朱玮从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惠普公司工作,部门是对日开发,她和日本的缘分就从那时开始了。因为工作和日本相关,于是朱玮从零开始学习日语,每天下午6点之后公司请日本人老师来教日语,每周三天。朱玮还到上海新世界日语培训学校学习日语,2008年2月考过了日语二级。作为软件工程师, 2008年和2009年她两次被派遣到日本的大型软件公司工作,一次约两个月,从事现场技术支持工作。 在数月的时间里,朱玮体验了日本普通工薪族的生活,早上穿着正装去上班,挤电车,每周加班两三次,乘坐末班车回家,周五有时和同事一起去居酒屋喝喝酒…… 日本企业给朱玮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企业的规章制度很严格,上下级很分明。因为从事技术开发工作,有一定的保密性,有次她中午出去吃饭,电脑屏幕忘记关了。刚好被一个客户看到了,给公司的上级发了信,说朱玮没有关屏幕。这事被当成很严肃的事情,朱玮被上司批评了,领教了日本人的细致,从此她处处留意细节。 在日本企业工作时,朱玮觉得自己初出茅庐,得到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应该多学些。后来她渐渐觉得本科学历不够,想进一步深造,考虑到与其在国内考研,不如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拿个外国的文凭。她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日本,选择日本的另一个原因是,家里的经济负担会少一些。对她来说,辞职的代价是很大的,辞职前薪水刚涨了30%。上司还忠告她:“你这样辞职很冒险。一是你还没考上日本的大学,二是考上之后未来也不知道怎样。”但是朱玮义无反顾,工作三年,已经到了遇到瓶颈的时期,感觉自己的状态和能够得到的机会不大吻合,一心想到新环境突破一番。她考虑到,有了更高层次的知识,希望做一些企划、架构方面的工作。 考取东大,好似做梦的感觉 2010年4月朱玮来到日本的一家语言学校学习,刚来日本时对于考学一头雾水,但她无法多想,开始了紧张的复习、出愿、应试,很遗憾的是第一次冲刺失败了,报考东京工业大学没有被录取。 而对朱玮来说,已经没有退路了,她接着开始准备东京大学大学院的考试。复习时首先把大一和大二的知识都过了一遍。东大大学院的考试范围涉及八门专业课,但是考试题目只有六七道题,万一没复习到就很吃亏。当时朱玮精神压力很大,对自己说,如果考不进日本前十名的大学,那留学就失去意义,她颇有些破釜沉舟的心境,因此心理压力很大,有时捧着电脑一边看一边哭。 朱玮说,考取东大,好像做梦的感觉。当时还有个小插曲。朱玮当初报考东大时选择的是10月入学,发榜的那天晚上,朱玮去东大看榜,只看到4月入学学生的榜,一看没有自己的名字,很是失望,晚上对着父母哭了一场,父母安慰她:你原计划花一年时间考东大,这回就当练习了一次,没考上很正常。 但是第二天朱玮却接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东大的入学通知书,是有关办入学手续的资料。她一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前一天,她以为自己落榜了,于是向联系过的浅见教授报告,自己落榜了。老师也安慰她说:“你再试一次,冬季的入学考试可能会简单些。”现在她又挺不好意思地跟浅见教授说,接到入学通知书了……教授帮她到事务所确认,得知朱玮确实是被录取了。原来,当天晚上她去看榜时,只看到4月入学的榜,而忽视了放在边上的10月入学的榜。 对朱玮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好事多磨吧。考取名门大学的兴奋也没有持续太久,入学之后她就开始准备研究课题的内容了。   塾给予学生应试上的支持 朱玮2012年暑假来塾工作,担任大学院理科进学课程的教学工作。同样是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理工学研究科在学的魏巍老师主讲专业知识,一方面朱玮作为TA辅助教学工作,同时主讲专业知识课中自己所擅长的数据库、电路设计内容。她说,今后有机会也希望担当英语方面的教学工作。 朱玮深有感触地说,塾帮助学生熟悉大学,找寻适合自己的大学、专业、研究室,学生从塾获取信息,包括出愿的流程等。塾给予学生应试上的支持,最主要的是帮助学生熟悉考题,正确理解解题的思路。中国的考题与日本的完全不一样,塾里的老师帮助学生总结重点,老师往往不知不觉地猜中考题。 想到自身在考学过程所遇到的无助,朱玮说,塾在精神方面给了学生许多支持。朱玮在大二时当过家教,教过初二学生的英语与数学课程。现在她在讲题的过程中,倾向于营造轻松的氛围,和学生一起探讨问题。有时她也能利用自己东大大学院在学的优势,给学生提供一些内部进学参考资料。之前考上东大大学院的塾的学生韩非特意向她报喜,作为塾的老师,这是最为欣慰的时候了。 比较自己上过的两所亚洲的名牌大学——复旦大学和东京大学,朱玮认为东大更有国际性。情报理工学研究科每周都有一次大课,两百名学生轮流上台演讲研究课题、发表研究成果。每人讲25分钟,另有10分钟的答疑时间,这两百名学生里外国人和日本人各占一半左右。在国内的大学里很难有这样的机会。“日本学生往往擅长发表,在众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想法,自己理解是一回事,如何表达又是另一回事,三言两语就让人了解你的想法是一种技巧。”这是朱玮的感想。 东大的国际化还体现于,研究室里有韩国人、越南人、保加利亚人等等,大家都使用英语,课题用英语发表,跟老师交流也用英语。朱玮说,在国内英语没有用武之地,来日本后反而用英语多了,英语大为进步了。 东大鼓励留学生向国际学术会议投稿,到世界各地参加国际性会议。去年12月朱玮所投的论文被录用,得到去美国加利福利亚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在那儿发表论文。论文被录用的成功率在30%左右。学生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交通费等都是大学负担,每天有一定的补贴。   接触日本最先端的技术 朱玮因为之前提早接触了日本会社员的生活,对日本各方面都比较了解了。谈到留学日本的优势,朱玮说,来日本学习家庭的经济负担会少很多,东京到上海两个多小时就能到,来来往往很方便。在日本过日子很简单,环境氛围好,服务好,日本人的待人接物好。留学生在日本碰到一个恩师,那就更好了。在国内乘坐地铁,有时候会遇到到站了被人群困在车里,无法下车的情况,这在日本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你喜欢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日本生活是很适合的。”朱玮也谈到日本的短处,就是大家虽然都客客气气,但难以交到真心的朋友。中国人瞬间就会心贴近,但是跟日本人还是有距离,很怕突然走近了,对方觉得唐突,保持距离的美感还是挺难的,可能这也要看机缘吧。 朱玮的求职过程比较顺利,在日本求职需要过五关斩六将,面试就要过人事、技术等多个关口。一方面她通过在网上自由应征,被NEC内定,同时东大推荐她到NTT东日本,也获得了成功。在选择进哪家企业上,她还有过犹豫,指导教授建议她去NTT东日本这个纯日本化的企业,感受日本企业的独特魅力,接触日本最先端的技术。于是从今年4月开始,朱玮将进入NTT东日本,作为软件工程师开始新的旅程。她同时认为,外国人留学生在日本求职尝试全球性的企业也是不错的,丰富自己的阅历和经验。在日本,留学生的就职天地还是很宽广的。 在东大,朱玮的研究课题是日本的高端技术《使用动态队列对IMS(IP Multimedia Subsystem)系统的超负荷保护方法》。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后,朱玮还找到一个新的课题:就是在大地震发生后,通信量超负荷,导致电话、短信不通,在如此非常状态下,如何有效地、低成本地保持通信畅通。NTT东日本对这个通信工程抗灾性课题也很感兴趣,可以预见,今后朱玮将大有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 眼下中日关系正处于险峻时期,朱玮认为,从日方来看,政治与经济应是独立的,像日本的索尼、丰田这样的大企业还是很看好中国市场的。希望两国的经济关系还是能够稳步发展。来到日本留学的人,往往感觉到未来有一种不确定性,但正是这种不确定性让人觉得有期盼。对于已经走过的路,没有必要后悔。让朱玮感到欣慰的是,通过塾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人。
2012-01-26
留学让人生之路越走越宽 人物简介:陈芨,出身安徽,2005年4月来日本留学, 2006年4月考入东京大学文科二类经济学部。2010年东大毕业后,进入某外资金融公司就职。2009年起担任名校志向塾讲师,主讲科目为日语记述、校内考小论文、面试。陈芨认为,学以致用,帮助各类留学生考取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大学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考上日本一流大学,在大学里结交一些好朋友,毕业之后就职于日本一流企业,将来作为公司的骨干派往中国……这几乎是每个留学生都向往的留学之路。陈芨正走在这条路上。陈芨是2005年4月来日本留学。当时去的是日本学生支援机构东京日本语教育中心,这是一所日本国立的语言学校。他在这里学习一年,考上了东京大学经济学部。2004年陈芨已在国内上大学,专业是旅游。大学期间他通过老师认识了一个在安徽农村地区从事支援活动(JICA国际协力机构)的日本人。陈芨和这位日本人谈得比较投机。对方强烈建议陈芨走出去看一看,拓宽自己的视野。所以,陈芨就有了留学日本的念头,为了今后的人生去努力奋斗一番。陈芨在国内自学过两年日语,考过了日语一级。他来日本的时候已经在国内上了两年多大学,高中的基础知识已经丢了两年,和一般的高中生比,陈芨没有任何优势。语言学校白天上课六个多小时,这以外的时间除了吃饭和睡觉,陈芨每天看书的时间大约在八九个小时左右。为了准备留学考试,他几乎把市场上出版的所有的习题集和参考书都做过了,日本人入学考试的考题也做过一部分。在不断的训练中提高自己的考试能力,他在留学考试中取得进入全国前30名的好成绩,如愿考入东京大学。中日两国的大学生活有什么不同呢?陈芨说:“国内大学生基本是要住校的,平时参加的活动也都是和室友们一起,学校的各类活动参加较多。在日本则不然,你必须积极主动地去寻找、加入各个团体。我二年级的时候就参加了大学生们自己组建的小公司,虽然是带有游戏的成分,但同样体验到日本人的工作思路和办事风格,学到不少东西——这种机会在中国的大学里是比较少的。经常听到留学生说,日本人比较冷漠不好接触,总觉得彼此之间有隔阂。我觉得这个可能和大学有关系。比如像庆应大学,很多日本学生从小受欧美教育或者有出国留学经验,他们性格比较开朗,留学生很容易就能融入对方的团体。东大学生的教育程度已经达到比较高的层次,对国际社会有比较多的认识,日本学生也比较容易和留学生相处。毕竟有国际背景的留学生对于他们来说是很有魅力的。相反,要是大学比较保守,或者学生层次不高的话,就难免受媒体的影响对外国人有排斥情绪了。当然,如果你在日本总是抱怨日本人的冷漠,而自己不去主动接触日本人,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留学生到了日本最大的生活问题就是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做了,而且要学会用日语去适应这个社会。很多留学生都有一种苦恼:本以为到了日本,日语能力自然就会提高,但来了发现周围环境还是中国人居多,和在国内一样,语言能力没法提高。对这一问题,陈芨认为:“我认为要看个人的人际交往能力了。不是说你的日语不好,日本人就会对你产生偏见,不愿意和你打交道了。重要的是你要愿意和人接触,要放下你是一个外国人的架子。你可以在和日本人交谈的时候说自己是外国人,日语不太好希望他们见谅,但你不能因为自己是外国人就不和别人说话。偏见其实大都源于自己,首先要摒弃掉自己的偏见,才能让对方也放下偏见。所以认为周围是中国人所以日语没法提高的看法,我认为就是一种偏见,是给自己人际交往能力不足找借口。当然,日本人是比较低调的,这是社会总体的一个特性。所以,你要是理解了这种特性的话,和他们接触你就要更加主动才行。开始接触的一两个月你和他关系再好,也许日本人不会把你当真正的好朋友,朋友是需要时间来处的,比如我到大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就觉得原来的同学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好朋友,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和他们说一声,他们就会来帮我。这时候我可以说,我有一些真正的日本朋友了。”对陈芨来说,大学生活中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大三的时候和同学一起组建了一个学生团体,这个团体主要是做日本地域活性化的调查。到长野县安云野市考察访问,向当地政府机关了解情况。这个市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当地有很优美的风景,被称为日本的瑞士。但是因为这个市的地理位置不是太方便,观光客总是路过这个市,不会给当地带来什么效益。陈芨所在的团体就运用自己的知识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写了一份50多页的报告提交给当地的市政府,这件事还上了当地的报纸。这让陈芨颇有成就感。留学生时代陈芨在便利店里做过收银员,在烤肉店做点菜。大二开始在派遣会社登录,在一家公司里做派遣社员。接触了日本普通大众,他们有的没上过大学、有的年龄比较大了还没有正式工作,陈芨也算增加了一些社会阅历。陈芨说:“感觉知识非常重要!需要不断去学习。很多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人不愿意去思考如何让所在组织发展更好。但是中层一类人就会思考如何把每件事做得更好,有这种想法的人就会去学习,掌握更多更实用的知识。所以我经常对刚来日本的留学生说,不要看到打工的那些人眼前的收入,利用留学的这几年多学点东西以后才有更好的发展。”陈芨的就职活动是大三的下半学期开始的。2009年因为金融危机,就职环境非常不好,而陈芨准备得比较充分,拿到了一家大手外资金融公司的内定。陈芨说:“我觉得日本的公司看中的是你的潜力,还有你是否适合与他人一起工作。不像国内和欧美国家那样看重学业成绩,他们想看的是你在大学里实际做过哪些事情,能否把想做的事情做好了。我有很多同学都在很好的公司就职,他们有的在大学里划了四年船,有的踢了几年足球。日本企业就想看到一名员工做一件事的时候是不是全力以赴,如果他能全力做好,日本公司就愿意采用。”陈芨意识到日中两国企业有一些明显的不同之处。比如,日本企业很注重新人教育,愿意用一两年的时间来培训一位新人,让他在各个部门里研修,期望新人能够长期为企业效力,甚至是到退休为止,这些是一般中国企业所不具备的。谈到将来的目标,陈芨说希望回国,在上海发展。中国政府也提出了2020年上海金融自由化的构想,五到十年之后也许上海会是新的金融中心。如果公司有派遣员工前往中国的机会,他说一定会把握住的。陈芨告诉留学生后辈们:“迈好留学的第一步很关键。来日本留学的人,都是为了追求更高的人生目标而不懈努力的人,刚到日本在语言学校学习的这一段时间相当关键。明确自己的目标,努力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这对今后的人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当你走进理想的大学之后,会发现自己的路越走越宽。” 
2012-01-24
对留日学生来说,日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由于进学以及日常交流等方面的需求,英语的学习与使用也成为大部分留日学子不可回避的课题之一。作为一名从事英语教学的讲师,身边的学生、朋友经常向我咨询英语学习方面的问题,例如,如何迅速提高英语成绩,如何掌握各种英文语法,如何背单词等。今天我就自身英文学习的一些感触和技巧,做一个较为系统的说明。 首先,必须强调的是,任何语言都不可能“速成”。在这里,就有一个所谓“速成”标准的问题。任何语言,当然包括英文在内,学习掌握语言的最终目的应为使用它来与他人交流,而并非考试,而在使用其进行交流的过程中,会涉及语言使用灵活性、准确性等问题,从而直接影响使用该门语言进行交流的效率,甚至是交流的可能性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任何语言都是没法速成的。市面上大部分所谓“速成”的书籍以及学习方法,完全是“应试速成”,而并非将语言作为交流工具的“速成”手段。 其次,任何一门语言组成部分大体分为两类,即语法与词汇,而在对于这两者进行学习与积累的过程中,会逐渐形成大部分学生都耳熟能详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技巧,或者能力,即“语感”。对于语法的学习,以各语法点为基础,循序渐进的学习方法是较为有效的,通过这种学习方法,可以帮助学生掌握英语使用过程中所必需的语法以及形成完整的语法体系。然而,还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应用,如果脱离了对于所学语法点的应用,那么通过系统学习而获得的语法知识是很容易遗忘的。而对于困扰大部分英语学习者的词汇问题,不得不承认,传统的以单词书(如红宝书等)或辞典为基础的集中大量单词背诵方法效率较高。 当然“效率”也是相对的。有的学者所提出的阅读记忆法,或者趣味记忆法等其他的方法也可以保证学生在阅读过程中记忆单词,而且对于所阅读的生词的记忆效率也是可观的。但是,如果要在短时间内记忆大量生词,那么,集中大量背诵方法不失为最为有效的一种,尽管在记忆过程中会感到乏味枯燥,但是这对于大量单词短期记忆是非常有帮助的。而对于语感的培养,虽然并非可遇不可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样玄妙,但是除了大量阅读、练习听说之外别无他法,换句话说,语感是对于某种语言的经常使用而积累下来的一种“本能”,与其他一般的知识与技巧是不同的。 最后,再给在日的各位留学生一点建议:在日本留学、进学,英语的学习宜快不宜慢,短时间内集中精力学习,充足准备之后参加考试是正确的处理英语学习与应试的方式。拖长线是没有效率的。另外,任何语言的学习,其语言环境或者语言使用频度都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遗憾的是,在日本,很难找到合适的英文语言环境,那么大家应该尽量去创造。例如,日常生活中,多接触欧美英语节目与文化,多接触欧美使用英语的留学生,多练习英语的听说读写,才能逐步建立起英文使用的“语言反射弧”,为英语学习与应试打下基础。 祝愿所有在日留学生能够顺利进行英语的学习与应试准备工作,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进入理想的大学深造,创造美好未来。(名校志向塾讲师魏巍,东京大学情报理工学研究科在学)     
2012-01-22
普通的商业卖的是商品,我们卖的是梦想 人物简介:廖文辉,中国上海人。2002年考上华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广播电视专业(现传播学院)。2006年大学毕业之后就职于萌芽编辑出版社/奥美广告中国总部/电通广告上海分社,2009年来日,名校志向塾大学院讲师,目前就读于ç法学研究科。   廖老师是典型的实干派,半夜三更有学生联络也是永远秒回最有爱的不眠狂人。华东师范大学时积累的本科电影学知识与多年国际广告公司的经验,录取了慶應義塾大学法学研究科最纯血统的大石zemi。    最早来到日本的时候一直找不到自己的专业,因为发现日本大学院的分科与国内差别太大了,和新闻传播名字相符的唯有上智大学的新闻学研究科和日本大学的新闻学研究科,后来经过了努力的查找资料和学习,终于让他见到了曙光和组织。     日本的传播学一系源于福泽先生,没错,就是一万元日币上那位老人,他在明治维新时代留洋学来了欧美的传播学新闻学知识,参与创立了日本最早的新闻传播协会-明六社,之后他建立了慶應義塾大学,这所被欧美和世界研究唯一认为日本和东京大学能够有的一拼的S级私立大学,而传播学新闻学一脉就一直由福泽传续了下来,大石裕教授正是福泽的第七代传承者,法学研究科科长。所有日本的传播理论而言,可以说大石zemi是纯嫡系。   最早开启新闻传播班后,廖老师与其学姐宋爱老师(慶應義塾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博士在读)一起,带着新闻传播2014春季班的这群孩子们走向梦想之路,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4月合格的目前慶應義塾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已有2名,法学研究科一名,北海道大学广告专业一名,早稻田大学J-school一名,奇迹仍在继续中。     廖老师是最不像老师的一位老师,时常变化的发型和发色,特别是暑假后一直维持的银发造型,以及夸张的装扮和各种潮流的爱好,和理论研究完全看上去不沾边,但是一旦认真起来的他就换了一个人,几乎每一位文系大学院塾生都经过他的进学指导理清了思路和定位以及自己的专业方向,而最和学生打成一派的他自称现实班的银桑(看过《银魂》吧),他就是活在新宿的万事屋老板,会满足你任何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         (名校志向塾供稿) 
2012-01-19
从日语能力3级到2级是一个自然过渡,从2级到1级是一个飞跃。前者恐怕无法突击,以扎扎实实的积累为主;而后者是可以速攻突破的。下面我就从听力方面,重点讲讲如何在短期内把日语能力从2级提升到1级。听力,很多同学都觉得难。在留学考试、日语能力考试中所占的分值比重也大。进行听力练习时,我不太赞成目前的一些惯行做法,比如听写句子之类。听写句子或者将一段完整的听力内容切割成分散的句子,久而久之学生就会形成一种惯性,就那是一段听解或听读解,前15秒高度思想集中、内容能够全部理解,但15秒之后就无法集中精神,原本已经掌握了的词汇也无法理解了。究其原因,那就是听写句子之类的训练不能帮助学生们优化自己的Understanding Span(理解长度)。要理解一个句子,这并不难;但是长度一般在1分半到2分钟的听力考题需要的是学生们长时间集中精力。大家要学会的是一份材料的反复使用、高效应用。比如一段留考听力的模拟录音,长度为2分钟,内容为比较难的生物学科的课堂讲义。第1-3遍,大家只要把这2分钟听下来就行,不管你对内容的理解度有多少,先从头到尾听下来,一定要保证这3个2分钟你的精神都是高度集中的。第4-6遍,你需要做的是跟读练习。听力不仅需要调动耳朵,还需要调动其他的器官。现在我们也要来动嘴巴。所谓的跟读练习就是以慢1-2拍的速度重复材料的内容。不管你对内容理解与否,先学会模仿。第7-9遍,你可以一边参看文字,一边听一边大声念。这就是一份材料多次使用。只要你每天花1-2个小时(坚持1个半月以上)用这种方法进行练习必定会收获不小。(名校志向塾讲师黄叶娟,复旦大学日语语言文学系、早稻田大学文学研究科在学) 关于非留学签证者考大学的补充说明在第19回的名校教育专栏里,我们推出了《非留学签证,能利用日本留学试验考大学吗》一文,有家长咨询一些细节问题。现补充如下:1. 只有日本高中毕业证的中国学生无论是什么签证基本上都不能以留学生方式报考日本的大学(部分大学有条件地许可,可咨询,如庆应大学、早稻田大学、首都大学东京、上智大学、明治大学有许可先例)。2.中国学生没有中国高中毕业证的,也基本不能考日本的大学3.由于签证的情况比较复杂,确切情况请向各大学咨询。 课程信息日语基础班每周二/周四 18:00至22:00(共22次)1期:2011年11月22日-2012年2月9日2期:2012年4月3日-2012年6月14日3期:2012年7月10日-2012年9月20日英语基础•托业班每周一/周三/周五 18:00至22:002011年12月19日至 2012年3月5日文科入门课程每周六 13:00-17:00 2012年1月28日-2012年3月17日理科入门课程每周六 10:00-14:002011年12月10日-2012年3月10日